网球

外资优惠羁绊本土企业创新nbsp产业竞争

2019-10-09 21:11: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外资优惠羁绊本土企业创新产业竞争力亟待提升

  专家称维护中国产业安全关键在于提升产业竞争力

  在日前举行的首届“中国产业安全论坛”上,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金碚认为,与其我们高喊“狼来了”,不如“亡羊补牢”———找出我国在产业安全政策以及竞争规则上的“短板”,尽快弥补以提高中国产业的竞争力,最终维护产业安全。

  包括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思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郑新立、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主任李朴民等在内的多个官员和学者,就“外资利用和产业安全”、“自主创新与产业安全”、“能源供求与产业安全”、“开放金融市场与产业安全”等四个议题做出阐释。会上,作为中国产业安全报告的系列之一,《中国纺织产业安全报告》首次公诸于世。

  自主创新为本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维护中国产业安全的问题,归根到底要落到“怎样提升中国的产业竞争力”上。

  “产业安全的关键是我们的企业要做强”,成思危表示,只有不断提高企业竞争力,提高企业人员素质,同时加强企业管理,才真正能够保障我国产业的安全。

  郑新立在题为《高度重视产业安全的监测预警和对策研究》的报告中指出,提高企业自主创新能力是提升中国产业竞争力的关键。为此他开出两剂“药方”:通过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形成企业自主创新的机制;落实国家关于鼓励自主创新的各项政策措施,引导企业增加技术开发的投入。

  李朴民表示,要维护产业安全、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必须突出“三个重点”———增加原始创新能力、集成创新能力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能力。“这三个方面都非常重要,现在看来,最关键的还是要增强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能力。”

  李朴民还指出,要重点把握两个关键行业:其一是加快从以加工装配为主向自主研发延伸,继续大力发展高技术产业;其二是要进一步提升装备制造业水平。

  “选择国内具备一定基础,产业关联度较高,市场前景较好的战略性、关键性的技术作为突破口,比如在造船、大型高效发电、高压输变电、冶金、石化、航空航天等领域,加强对外合作和消化吸收,提高关键技术和装备的国产化水平。”李朴民表示。

  “那有自己惩罚自己的?”

  而长久以来,国内对外资却抱有令外人不可思议的热情。金碚引述联合国一位专家的话说,“中国好像是世界上惟一一个对世界500强兼并、投资、表现得欢欣鼓舞的国家。”

  “这是因为,很少有国家像中国这样大规模、长期、大幅度地对本国的企业实施惩罚性税收。”金碚说,“那有自己惩罚自己的?”

  目前,国内针对外资的优惠政策像“绊马索”一样让自主创新步履维艰,引进外资成了相对理性的选择———在目前外资企业享受很大优惠的环境中,竞争的压力迫使中国企业倾向于合资,国内企业甚至会主动把自己变成外商投资企业。

  金碚表示,目前对外资采取优惠政策的发展思路已经“穷途末路”———“在内外资不平等条件下的竞争不利于中国产业竞争力的提高,从而威胁到国家产业安全。”

  金碚认为,目前国家不允许外资兼并龙头企业,但外资可以兼并第二大的企业家,不让兼并第二大的,还能兼并第三大的,但是一旦兼并第三大的企业以后,就可以享受外商投资企业的优惠,很快就会把龙头打败。“因此,我们的产业发展思路必须要从观念上改变,要从主要依赖优惠转变为主要依靠公平竞争。”金碚说。

  建造配套“防火墙”

  在产业安全问题上,不仅有内外资不平等带来外资的大规模涌入,还有形同虚设的管理体制导致缺乏有效的防范措施。

  郑新立表示,要运用法律手段维护我国产业安全,通过各种手段设立一道“防火墙”。

  “我国也要抓紧制定以《反垄断法》为主体的相关法律法规,设立跨国并购审查机构,确立外资并购管制范围,在赋予外资国民待遇的同时,确立限制外资并购的行业和领域,规范外资并购的审批制度。”他还特别指出,要建立国家经济安全预警指标体系,及时反映国家经济的异常征兆,适时采取措施,将显性或隐性的损失控制在最小范围。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则对我国产业安全管理的短视性、任意性和无序表示担心。

  “对于我国而言,包括《反垄断法》和《国家安全法》等保护产业安全的基本法律体系没有构建起来。‘产业安全’没有法律意义上的界定和认证,在推行实施相应措施时往往屈从各种权力部门的压力。”纪宝成坦言。

  此外,他认为另一个重要问题是我国采取的各种产业安全保护措施相互之间并不配套,导致在产业安全保护的同时带来一系列其他问题。

  “以美国为代表的国家并不是简单采取国家行政管制的手段或某种单一的措施来进行产业安全防范,”纪宝成说,“我国应该正确处理好立法管理和行政管理之间的关系,加强配套法律体系的建设。”

  佚名)

动力
家居装修
饮食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