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无上圣王 第八百零四章 首战告捷

2019-12-02 20:06: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上圣王 第八百零四章 首战告捷

“敖章将军,你且前去叫阵。”大军停下排开,叶渊便吩咐敖章去叫阵。

叶渊看着远处山上屠神的营寨,吩咐敖章前往叫阵。

“末将得令!”敖章领命,策马来到阵前,对着屠神营寨高声喝骂。

没骂一会,营寨辕门便被打开了,随着震耳欲聋的战鼓声,一名身穿盔甲的老者带着一支军队冲了出来,在辕门前摆开阵势。

叶晨神念一扫,出来迎战的大军约莫三十万人,有大小将领数百,均为涅槃境以上修为,虚空境的就有二十多个,除去虚空境八重的主帅之外,还有三个虚空境七重,五个虚空境六重,八个虚空境五重,剩下则从虚空境一重到四重不等。大部分都是神道中人,仅有寥寥两个虚空境一重的没有入神道。

“何人敢在我军辕门外大喊大叫,活的不耐烦了吗!”摆好阵势后,那为首的老者便高声喝道。

这老者便是驻扎于此的那个主帅,名为犬惑,根据天机殿和天星阁的调查,发现这犬惑本是幻龙大帝时期一个恶名昭彰的魔道武者,只是后来突然消失了,没人知道去了哪里,也没人再见过他,原来却是加入了屠神。

“怎地?你这老狗还想带着一帮狗子狗孙咬我不成?”敖章看了一眼那老者,嗤笑一声道。

三军顿时哄然大笑,他们都知道这老头名叫犬惑。

“竖子找死!”犬惑大怒,“谁来与我将他拿下,建个首功!”

“末将愿去取他首级来给元帅赏玩!”犬惑话音一落,右边策马而出一名虚空境七重的中年将军,也不等犬惑答话,便冲到了阵前,“逆贼休得猖狂,辱我元帅,今日定然饶不得你!”

说罢,那中年将军一挥手,手中多了一柄硕大的瓮金锤,当头一击重重的砸向敖章。

敖章忙取出钉耙架住那瓮金锤,轻描淡写的将其震退,喝问道:“且慢!来将通名道姓,你敖章爷爷手下不死无名之鬼!”

“哈哈哈哈……我道是什么人,却没想到那狗屁御龙帐下竟是没人了,连你这等山野村夫也扯了来充当将领!听好了,你爷爷复姓西门,单名一个浑字,到了九幽冥府要是阎君问起来,你也好有个说法!”那自称西门浑的中年将军看了一眼敖章手中的钉耙,哈哈大笑道,“只是,也不知道你可还能留得一魂半魄去九幽冥府面见阎君了!”

“这用不着你来操心,不过我却知道,你是没那机会了!”敖章冷笑,双腿用力一夹马腹,策马冲将上去,举起手中的钉耙打向西门浑!

西门浑手持瓮金锤和敖章站在一起,二人修为相仿,使得又都是大开大合的兵刃,这一打起来便是难解难分,直从马上打到地上,又从地上打到天上,敖章不时化为神龙本体,那西门浑也时常用出失传已久的上古武学,两军将士看的如痴如醉,心中惊叹于二人的强大。

叶晨看了一会就没有在意了,在他看来,这场战斗胜负已定,敖章这肉身本是神龙教长老,虽说地位并不是很高,但神龙教当初乃是龙域最大的宗门,其长老手中的兵刃自然也不简单,敖章手中的那个钉耙也是一柄中品至宝,施展起来威力强大。再加上敖章元神乃是上古龙魂,懂得上古武学比那西门浑还多,而且龙族先天性就有肉身力量的优势,同等级中,一条上古神龙远远要比一个普通的人类武者强大至少两倍!

虽然现在纠缠不下,但最多再过一刻钟,敖章便能取胜了。

叶晨并没有多少性质再看下去,只是坐在浩霆背上,双眸低垂,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完全没有将对面的大军放在眼里。

“哪位将军肯去助西门将军一臂之力,将那逆贼拿下?”犬惑很快也看出了端倪,不禁眉头一皱,高声说道。

“末将愿去!”另一边又走出一名虚空境七重的将军,朝犬惑拱手一礼道。

“魔将军多加小心。”犬惑看了那将军一眼,点点头,同意了下来。

那魔将军大喝一声,从马背上一跃而起,飞到空中,手持一杆丈八蛇矛,与西门浑合战敖章。

“将军,末将去助敖将军一臂之力。”叶扈见状冷哼一声,策马向前,请命道。

叶扈也是虚空境七重修为,和敖章私交不错,见敖章被围攻,便要上前帮忙。

“不着急。”然而叶渊却气定神闲,看着天空以一敌二的敖章不紧不慢道。

叶扈一愣,只好回去,有些担心的看着天空。

叶晨心里暗自点头,这叶渊倒是懂点兵法。战前斗将关乎士气,而士气是打仗时最重要的,如果敖章能够以一敌二,甚至同时斩杀敌军两员大将的话,军中将士自然士气高涨,而敌军则会变的士气低弱,毫无斗志。如此,这一战必胜!

敖章的表现也没让叶晨和叶渊失望,虽然以一人之力抵挡两个同等级的武者,但敖章却毫不露怯,反倒是越战越勇,在这般大战的影响下,天空中乌云密布,雷声滚滚,一条神龙穿梭其间,不时响起一声高亢嘹亮的龙吟!

又酣战数千回合,已是正午时分,敖章再次稳稳占据了上风,只见他寻了个空子,尾巴卷着钉耙挡下魔将军的蛇矛,同时龙爪挥舞出去,抓向西门浑!

西门浑不敢怠慢,忙举起瓮金锤抵挡,虽然挡下了敖章这一击,但那龙爪打在瓮金锤上的强大力量依旧让他倒飞了出去。敖章乘胜追击,嘶吼一声,张开血盆大口咬向西门浑!

西门浑脸色大变,他尚未稳住身形,已经无力抵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敖章咬来,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就被敖章一口咬住,连带元神一起,吞进了肚子!

“西门将军!”魔将军大惊,顿时悲呼一声,丈八蛇矛用力一挺,虚空中顿时出现一条巨大的蟒蛇,随着枪芒一起袭向敖章。

敖章冷哼一声,瞬间化为人形,高举钉耙轻描淡写的一砸,那蟒蛇被一耙子砸散了!

“还我西门将军命来!”魔将军双目赤红,见自己一招被破,便向敖章冲了过来,那丈八蛇矛直取敖章脑门,竟是想要一击杀了敖章!

“还是还不回了,不过你倒可以下去陪陪他。”敖章架住那丈八蛇矛,冷冷一笑,说罢,便一脚踢在那魔将军肚子上,将其踢的踉跄倒退几丈。

随后,敖章又顺势一个转身,手中的钉耙借力砸去,这一击势大力沉,带着一往无前之势,那魔将军躲闪不及,忙用丈八蛇矛来迎,却没想到那钉耙砸在丈八蛇矛上,直接就将那杆不过只是上品重宝的蛇矛给砸断了!

那魔将军狂吐一口鲜血,好在却还是争取到了一点时间,避开了要害部位,让那钉耙砸在了肩膀上,重伤跌落到地上。

“敲战鼓!”

犬惑见状一惊,慌忙下令敲响战鼓,并抢到阵前,救下了那魔将军。

“咚!咚!咚!”

随着敌军的战鼓声,屠神大军便整齐有序的朝着叶晨大军冲杀过来,却是不敢继续斗将了。

“将士们,随我冲啊!”

“杀!”

“冲啊!”

叶渊举起他那棍子,高声喝道,并且身先士卒,朝着冲杀而来的大军迎去,和犬惑打在一起。

其他将领也各自找到了对手,开始厮杀起来,叶晨军中涅槃境修为的相对要少一些,但虚空境的却比他们多,叶毅本部有十三个虚空境将领,再加上巫支祁带来了五个,禾泽带来的三个,叶犷带来的六个,加在一起有二十七个,而犬惑折损了一个虚空境七重的,伤了一个,加上斗将败阵,士气低迷,自然不是叶晨大军的对手。

“拿鼓来。”叶晨十分满意,又听到敌军鼓声阵阵,便吩咐左右,也拿了一面战鼓来,由两个将军驮着,叶晨亲自敲鼓,鼓舞士气。

大战一直从正午持续到傍晚,屠神大军被杀的丢盔弃甲,只好鸣金收兵,叶渊带兵追了三十里路这才放过他们,也收兵回来。

“末将幸不辱命,得胜归来!”叶渊在叶晨面前下马,单膝跪地道。

“很好。”叶晨满意的点了点头,“清点一下伤亡人数

,打扫一下战场,传令下去,晚上设宴庆功,犒赏三军!”

当天夜里,营寨之中灯火通明,犒赏三军,一夜欢畅,这次首次交手战果斐然,在那样高昂的士气下,叶晨大军仅仅损失了两千人,伤亡一万七千人,却斩杀了敌军七万余人,其中包括三个虚空境大将,七十六个涅槃境将领!

叶晨论功行赏,敖章自然是头功,叶渊和叶扈也功劳不小,分别得到了相应的赏赐。

随后几天,屠神大军一直高挂免战牌,不敢再和叶晨交锋,打算等待天庭的救援。叶晨毫不在意,因为第三天的时候,巫支祁和镜心都先后传来的捷报,说是已经攻占了率皇城和燕阳城,两个城里的士兵大半都投降了。

这样一来,叶晨又多了六十多万人马,便吩咐镜心将他们整编操练,驻扎在燕阳城。

至于幻龙山脉上的军队,叶晨暂时并没有搭理他们,只是每天操练三军,以待战机。如今北州已经是探囊取物了,幻龙山脉这道防线一破,那三个坐镇北州的虚空境九重根本就不足为虑!

不过叶晨还有别的事要做……

“来了?”

是夜,月黑风高,叶晨的军帐中并没有照明,但叶晨却忽然睁开了眼睛,从床上站了起来了。

“嗯。”随后,漆黑的军帐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仔细一看,却正是镜心!

本该镇守燕阳城的镜心忽然出现在这里,叶晨却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

“炼狱给你,然后这是帅印,血魔鼎你要不要也拿着?”叶晨将炼狱和三军帅印递给镜心说道。

“不用,血魔鼎你自己留着就行了。”镜心接过炼狱和帅印,转手又把偃月刀给了叶晨,“会使吧?”

包头市第八医院怎么样
玉山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邯郸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福建哪家是治癫痫病医院
洛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