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阴阳同修 722.第742章 项链传奇

2019-10-12 20:44: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阴阳同修 722.第742章 项链传奇

“博夫曼!”楚易口中迸出了这几个字,战争结束了,这家伙居然抓住回师的机会在这里伏击自己。

骑士团的人员并不算多,前后加起来也不过一百多名,只是清一色都是斗皇级的强者,这绝对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哈哈,楚易神官,我们又再见面了!这一次,你是不是该好好的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呢!”博夫曼策马到了最前方,对着楚易说道。

“你觉得就凭你这些人就可以让我屈服么?”楚易淡淡的说道。

而这时候科库奇也从车厢中腾身而出,到了楚易的身边。

“这位应该就是科库奇前辈吧,失敬了!”博夫曼拱手说道,而这时候他的身边也多了一个气势凛然的褐发老者。

“斗尊塔塔尔!”科库奇的脸色一变,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对头会出现在此处。

“认清形势吧楚易,这一次我终于请动了塔塔尔阁下,而我也晋升到了斗尊的境界!你现在拿什么来拦我!”博夫曼身上白光闪动,充满了不可一世的气焰。

两位斗尊强者,上百斗皇级别的骑士团,而己方却只有一位斗尊。

这若是一般人都已经是绝望了,可是楚易这边的信徒们却是神色极为安宁。

在他们的信仰里,楚易便是他们为之牺牲生命都不惜的存在,为楚易献身就是为了维护少林之神的威严。

楚易神官是少林之神在世间的代言人,谁胆敢伤害他,就是所有信徒的敌人。

“你不妨可以试试!”楚易丝毫不为所动,淡淡的说道。

“科库奇,我的老朋友,好久不见了,就让我看看你这老酒鬼退步到什么地方了!”褐发斗尊塔塔尔巨剑在手,挑衅着说道。

“你马上就能见到了!”科库奇眼中厉茫大作,做为一个斗尊强者,如此的挑衅自然不能忍受。

“赛琳娜,照顾好大家!”楚易这时候出声说道!随行的信徒还是以斗帅修为居多,他可不能让这些人损伤太多。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博夫曼缓缓的举起了手,眼神闪烁不定。

楚易现在已经是一位颇有名望的神官,而少林之神的布道在许多地方都相当的成功。

若是楚易出了什么事情,三大神殿追查下来,博夫曼自认也是极为麻烦了。

可是要是错过了这一次机会,日后他就可能没有如此的绝妙时机了。

他这时候已经是进入了斗尊境界,也明白安奇家族保留的神圣十二英雄的遗物作用更在想象之上。

“给我杀!”博夫曼一挥手,终于下定了决心。

前后两侧的骑兵团开始冲击了起来,以他们的斗皇实力,若是靠近了信徒们,便是一场屠杀。

“你们的对手是我!”楚易低沉的声音响起,而信徒们和车队在刹那间都被他掩在了后方。

楚易周身白芒闪现,脚下凌波微步奇妙无比的出现在各处,截击着炎龙骑士团的斗皇们。

“嘭嘭嘭!”许多战马的脑袋上都爆出了血洞,不知道有多少的银币没入了它们的脑袋。

“他的速度怎么这么快?”博夫曼心中一惊,领域的威能快速的展开,直冲楚易。

“先杀了他!”他大声的咆哮着,上百斗皇配合着他,朝楚易发出了最强的一击。

“居然也能领悟聚众之力,不过这显然要涣散一些!”楚易冷哼了一声,身形如风摆柳,似乎隐没在了空间的缝隙之中。

凌波微波的神妙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淋尽致,他手指轻弹,白光闪动之间,许多斗皇都被击中要害,丧失了战斗的能力。

“少林金刚掌!”楚易一声轻吟,双手猛然胀大了一倍,身形急掠而过,将三个斗皇的脑袋瞬间拍成烂西瓜。

他如今使用的是信仰之力的斗道,自然是能够使用少林武学的,尤其是外功方面。

只不过,需要罡气运行的武学却是没有办法发挥最大的力量,譬如罗汉拳十八式以后的衍生拳法,还有极度消耗肉体力量的龙象波若功。

当然,只是大力金刚掌其实都算是冰雪荒原中一等一的武学了。

而斗道的麻烦就在于楚易所施展出来的信仰之力,是消耗他很大功德值的,这极度的不划算,所以他能够不动手就不动。

若是信徒们借用他的信仰之力,那消耗是微乎其微的,若是胜了还会增加,可是偏偏他自己施展信仰之力,就算是胜了,也是没有什么用处。

博夫曼看的是怒气勃发,这些斗皇都是他精心培养出来的心腹,却被楚易和宰鸡杀羊一般的灭了,简直是心疼无比。

“楚易,你胆敢和我一战么?”博夫曼大声的吼道。

“有何不敢!”楚易嘴角挂着冷笑,不料这时候身后传来了赛琳娜的一声惊呼。

他心中骇然,急忙身形倒飞,匆忙之际扭头一看,却是发现赛义德此时居然被人控制住了,心脏部位被人用淬毒的匕首紧靠着。

而那控制住赛义德之人,赫然是一位平日十分老实的信徒。

“奸细!”楚易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止住了身形。

“哈哈,楚易,怎么样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好好谈一下了!”博夫曼大笑着说道。

他伸手示意自己的属下们停止进攻,在他的身边开始集结着。

“老师,不要管我,杀了他们!”赛义德大声的叫道。按说他也没有那么容易被人制服,只是这信徒平日对他是极为关怀的

,就和自己的亲人一样。

“赛义德,不要逼我,我不想杀你!”那信徒的声音中似乎有种愧疚。

“哼,白费我平日那么信任你!你太让我失望了!”赛义德叹了口气说道。

“博夫曼,你不要伤害我弟弟,东西我可以给你!”赛琳娜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虽然平日对于弟弟的管教很严格,可是赛义德乃是家族最后的嫡系男人,比她自己的生命还要珍贵的。

“哈哈,早这样不就好了!”博夫曼大笑着说道。

赛琳娜俏脸忽然变得苍白起来,她伸手划入自己的衣襟之中,那里面可是许多男人梦想中的圣地。

不过赛琳娜没有停留多久,就揪下了悬挂在她脖颈的一根项链。

项链的坠子是一颗粉红的心脏形状饰品,望着十分的美丽。

“这坠子便是我安奇家族的遗物,你先放了赛义德!”赛琳娜冷然望着博夫曼说道。

朔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百色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吉首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朔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百色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