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读图:“表”情

2019-10-09 19:07: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张师傅戴着放大镜修表,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张师傅的眼神越来越差

细细的指针非常考验手艺人的眼力

修表是个精细活,需要眼手并用

张师傅的抽屉里都是零件和修表工具

修表是个考验耐心的活,经常一坐就是一整天

开栏语

在现代化流水线的大生产背景之下,传统工艺的生存空间日渐缩小,有的甚至濒临失传,但仍然有一些手艺者,用指尖的辛劳对抗量化的产出,他们手编草鞋、修表、榨茶油……我们记录这些老手艺人注入的汗水,也记录了传统工匠的精神。

“滴答滴答”,指针的转动声时时萦绕在耳边,似在讲述身旁这位老师傅从少年到满头白发的修表人生。已经70岁高龄的张增荣坐在椅子上,眼戴放大镜,低着头,左手拿着一块表芯,右手捏着一把镊子,小心翼翼地拆卸着。57年如一日,只是置身的地方,从福州亨得利钟表店,变成了鼓楼光禄坊的这个小巷里。

张增荣的父亲也是名修表师傅,从小耳濡目染,他也喜欢上了修表,13岁那年,他去亨得利当学徒,从此就没离开过这行。

“当时这行很吃香,能有一门手艺,足以养家糊口了。”张增荣回忆起钟表行业的历史变迁,感慨不已。上世纪60年代,手表可是结婚“三大件”之一,手表券,那真是一票难求,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手表越来越普及,修表行当的生意更是红红火火,他们根本不愁没表修。上世纪90年代,钟表业受到冲击,修表匠纷纷转行,到如今,像他这样的老师傅已很难见。

“和我一个年代的老师傅,已经少之又少了。”张增荣说,其实他光拿退休金每个月也够生活了,之所以坚持到现在,就是因为喜欢。

虽然年纪大了,放大镜的倍数翻了一番,手也不如以前利索,不过张增荣修起表来可丝毫不含糊。拿起一块客人刚送来的机械表,检查、拆卸、清洗、抹油、更换零件、组装回去……不说话,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手表上。

张增荣说,既然帮客人修了表,就要负责修好,可不能拿回去没几天又坏了。

话音未落,张增荣拿起水笔在刚修好的手表内盖写上自己的名字和修理的时间。“这是做记号,一看我就知道这是在我这修的表,在保修期的,就不再收人家费用了。”

干了这么多年,张增荣的口碑一直保持着,虽然在鲜有人知的小巷里,但找他修表的人仍然不少。“从13岁到70岁,我和表的感情很深。”上了年纪的张增荣觉得晚年还能干最爱的行当很幸福,唯一遗憾的是,到现在也没能收到一个年轻的徒弟,把自己毕生的技艺传授给他。“我不怕别的,就怕这老手艺失传。” 东快记者林良划王慧敏摄影报道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的地址
去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怎么坐车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详细地址
到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怎么走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地址查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