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征途第三百八十章残暴的白家五姐妹和迟到的

2020-01-20 03:44: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征途 第三百八十章 残暴的白家五姐妹和迟到的探子

见过分配给自己的狼兵之后天佑又被白家五姐妹给拉去做了陪练,说是要熟悉下大家的战斗风格,以便于之后的战斗中可以互相契合。不过在天佑看来,这不过是小丫头们想出的恶作剧而已。当然,白冰雨这个大姐头没有参加,所以最后实际上是天佑和白家四姐妹的一对四混战。

白家的院子里有自己的演武场,现在这个时间,新一批送往紫霄宫的学员都还没送过来,跟着天佑一批的老学员也没回来,所以演武场就空了出来。白家五姐妹正好利用这里和天佑进行战斗训练。最终的结果也和天佑预料的差不多,被除白冰雨之外的白家四姐妹很是蹂躏了一把。

其实真要说起来白家五姐妹单拎出来除了白冰雨之外哪一个也不是天佑对手,然而这五个人一起出手就完全是在碾压天佑了。关键是这不是生死搏杀,很多手段天佑是用不了的。因此即便是白冰雨没有参加,天佑依然是被虐的很惨。

当然,天佑也不是单纯来挨打的,一番切磋之后倒也确实发现了五姐妹的一些战斗特点。

白冰雨的战术风格天佑之前早就熟悉过,标准的团队主坦。要防御有防御要输出有输出,除了不够灵活以及战术能力单一之外几乎找不出什么缺陷。白冰倩天佑之前只有过几次接触,今天算是第一次真正见识到她的战斗风格。

这丫头是个敏战,高速移动、高速攻击、高速闪避,依靠超长的柔韧性和强悍的突防能力接近敌人身边,然后以闪电般的速度和不弱于白冰雨的攻击力完成一到两次攻击后,趁着敌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拉开攻击距离,或是根据需要闪过敌人的攻击采取暴雨一般的连绵打击。防御力或许不如白冰雨,但面对某些特定敌人类型的时候非常可怕。

白凝霜、白凝雪、白凝露三姐妹和天佑接触不多,只能算是认识而已。这三位的战斗方式也是各有不同,但却配合默契。

白凝霜的战斗分类在紫霄宫被称为仙子,但按照天佑前世的游戏分类,他觉的这位应该算是雷法和刺客的混合体。

这丫头的武器是把造型有些特别的铁扇,不是铁扇公主的那种芭蕉扇,而是一把带柄的折扇,并且每一片扇骨都是一把超薄的锋利铁片。展开之后可以当盾牌格挡攻击,也可用扇翼边缘部分切割敌人,收起来之后则整个变成了一柄短剑。不过这东西其实并非她的主要攻击手段,因为在具有刺客的某些特征之前,这位的主要攻击方式还是雷系的仙术。所以天佑才会觉的这位是个雷法,而且是那种超级危险的雷法。

白凝雪的性格活波,和吕萌有点儿像,但她却和白冰雨一样用的是巨剑。不过白冰雨的战斗分类是剑圣,以强攻高防为依托,主打阵地战。而白凝霜的战斗分类却是倾城,以法术辅助近战攻击,全力强化杀伤力和攻击速度,几乎完全舍弃了防御,属于突击手一类的存在。战斗风格以灵活多变为主,一旦攻击得手,基本上就能立刻结束战斗,敌人不死也是重伤,很少有需要补第二下的。

最后一个白凝露倒是较为正常,战斗分类是剑仙,用的武器是轻剑,战斗方式也是物法混合,但主要还是近战为主,基本上没啥擅长的也没啥不擅长的,算是较为中庸却并不弱鸡的一种战斗分类。

虽然单开看,白家五姐妹的战斗方式都是紫霄宫常见的类型,但集中起来一看就会发现其实这五姐妹的战斗方式完全就是按照一个战斗小组来搭配的。若不是人少,天佑估摸着还得配上弓箭手和通灵师之类的战斗分类。

平常五个人如果一起出动,白冰雨这个主坦往中间一站就能扛住敌人的正面攻势。之后白凝雪的突然一击绝少有人扛的下来。就算敌人挡住了,白凝雪的高攻防加上白冰倩的快速连续打击,绝对能让敌人晕头转向组织不起二次攻击。而只要等白凝雪蓄力完成,下一次攻击一样能要了敌人的命。而且,在此过程中白凝霜这个电法加刺客的组合也是敌人需要一直忌惮的存在,需要敌人分出很大一部分精力时刻关注。至于白凝露则是队伍中的容错单位,如果这个配合中有人出错,白凝露就可以随时补位。

所以说,这个团队看似简单,其实却非常可怕。除非是实力差距过大可以碾压过去,一般人就算比她们实力强出许多,一旦陷入夹击之中便会被制得死死的没有丝毫翻盘机会。毕竟五姐妹的战斗配合连容错机制都预备好了,就算被敌人突然爆发打乱一下阵脚,照样能重新压回去。

不过在天佑看来,这五姐妹最可怕的并非职业搭配,而是五姐妹共同生活、战斗培养出来的默契。那种一对五却好像面对同一个敌人的感觉天佑刚刚可是体会的极为彻底,有时明明发现了当面对手的破绽,可没等去攻击就被旁边的人给牵扯住,然后面临接踵而至的雷霆一击或是暴雨一般的连绵打击。总之只要被五个人盯上了,除非能一招制敌先放倒一个,然后一次一个的逐渐瓦解掉这个组合,否则这个团队根本就是无解的存在。

了解过白家五姐妹的实力或者说是被白家五姐妹虐了一顿之后,天佑总算是被送到了白府的客房中,结果还没来及休息,白起又出现了。无奈天佑只能陪着白起说了会话,直到月上中天才总算是清净了下来。

“呼,这是要类死我吗?”好容易送走了白起,天佑这才宽衣洗漱准备休息。昨日就连轴转的赶工了一天,这再不好好睡一觉,天佑也有些撑不住了。然而有些事就是这样,你越不想,它就越会发生。

吱……

窗棱上传来的声音让刚刚睡下的天佑一个翻身又爬了起来。没有出声询问是什么人,那样只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以及提醒敌人他被发现了。天佑像只猫一般无声的翻上房梁,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窗口位置。那里,窗户正被一点一点的推开,伴随着敞开的窗缝,几缕月光洒落屋内,照亮了原本漆黑的屋内环境,也终于让天佑看清了来人。

这是个女人,身材很好,一身深紫色的紧身衣在夜色中很难辨认,若不是她正好挡住了背后的月光,天佑还不那么容易发现她。不过在看到这人落地后天佑就一个翻身从房梁上跳了下来,反倒把那女人吓了一跳。

“白府你也敢闯,不怕抓到被剁了种花吗?”

“干我们这一行的若是怕这怕那还怎么混?”潘朵拉从容的掏出一本小册子递了过去。

天佑先是伸手接过,一边打开翻看一边问:“这是什么?”

“东西在你手里,不会自己看吗?”

天佑顺手给了她脑袋一下。“快说。这黑灯瞎火的你让我怎么看?”他都已经熄灯了,再突然点起来很容易引人怀疑。

潘朵拉倒是没在矫情,开始叙述道:“这是我一路上过来记录下的暗桩。”

“暗桩?”

潘朵拉点头。“就是各国为国战准备提前派驻别国的探子。这些人一般不会主动参加国运任务,却可以为其他参加者提供各种便利。你既然顾我为你提供整个国战任务期间的信息,那我自然就得先让你验验货不是?不然怎么证明我物有所值呢?”

南京新协和医院刘敏
宝鸡市口腔医院陈仓园分院
广州知名白癜风医院
干细胞抗衰老优选北联干细胞
烟台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分享到: